首 页 文件中心 馆藏指南 档案业务 档案文化 特色栏目 信息公开 互动交流 尤溪风情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档案文化 > 史话趣闻

郭居敬与《全相二十四孝诗选》

作者:admin 日期:2007-10-10 9:07:32 人气: 标签:
导读:

郭居敬与《全相二十四孝诗选》

                               林荣发

作者注:该文发表在2006年4月21日《三明日报·读书》。发表时因篇幅关系压缩为1600字(原文5300多字),所以许多论点、论据无法展开。现全文贴出以飨读者。

 

《二十四孝》一书的最早的撰辑人,一直存在着不同的说法。主要有三种说法:

一种说法是元朝郭居业所撰辑。

清末凫山人(潘守廉)在《二十四孝图说并诗》的自序中说:“至元朝郭居业始将伊古以来孝行卓著者集24人,名二十四孝,以昭后世。”采用此说法的有商务1947年版的《辞源》和台湾版的《增修辞源》。

潘守廉,字洁泉,号对凫居士,光绪十五年(1889年)进士,曾任河南南阳知县和邓州知府20多年。他就是赫赫有名的北洋政府时任财政部长、国务院总理兼交通总长潘复的父亲。光绪二十五年,潘守廉任南阳县令时主持过《南阳县志》编修。按理说他最清楚“严谨”二字的重要。他不能说明郭居业为何人就难以立说。所以,我们不能不怀疑是“郭居敬”的笔误。

第二种说法是元代郭守正所撰辑。

清代的韩泰华在《无事为福斋随笔》卷上中写道:“坊间所刻《二十四孝》,不知所始。后读《永乐大典》,乃是郭守敬之弟守正集。”这种说法为上海辞书出版社的《汉语大辞典》、商务馆1979年修订本的《辞源》、台湾版的《文史辞源》所采用。

韩家是个藏书世家。韩泰华的祖父韩文绮“曾为山左安察使、右副都御史,好聚书,筑玉雨堂以储之。” 韩泰华自己官疆关道,晚年侨居金陵,筑玉雨堂,藏书甚富。”按理说,韩泰华的话可信度极大。遗憾的是,韩泰华也只有“乃是郭守敬之弟守正集”一句话,没能为我们提供更多有关作者的资料。郭守敬《元史》有传:郭泰华为元代著名的水利专家和天文学家,中统三年(1262年)由中书左丞张文谦推荐出任“提举诸路河渠”,中统四年因兴修水利有功升任副河渠使,至元二年(1265年)又升任部水少监,至元十三年(1276年)任工部郎中。不久,韩泰华奉调到太史局,负责制订新历法。而其弟郭守正却不见经传。因《永乐大典》的大部失传,韩泰华的话很难得到证实。现代的语言学家杨伯峻《经书浅谈》考证说:“元代郭守正将24位古人孝道的事辑录成书,由王克孝绘成《二十四孝图》流传世间;清末,张之洞等人将之扩编至《百孝图说》。应园先生邀请为其86岁父亲庆寿,陈少梅完全依照元代王克孝《二十四孝图》内容绘制了《二十四孝图》卷,与之相比,徐操创作的《二十四孝史》则更具个性化。”(杨伯峻《经书浅谈》)即使如此,也只能说明郭守正也撰辑过《二十四孝》一书,并不能否定其它人也撰辑过《二十四孝》的事实。

第三种说法是福建尤溪的郭居敬所撰辑。

第三种说法是最有依据的说法。也是最可信的说法。因为,只有它能够具体地说明了撰辑者的一些情况。

明代著名文献学家王圻通考卷七十一•节义考•孝子》中说郭居敬尤溪人性至孝亲,左右承顺,得其心。嘗摭虞舜而下二十四人孝行之序而名二十四孝,以童蒙。据旧版《尤溪县志》载:元时“郭居敬,八都小村人,笃孝,好吟诗……常摭拾虞舜而下24人孝行之概,序而诗之,用训童蒙。《大田县志》亦载郭居敬(字仪祖)撰集《二十四孝》。大田建县于明嘉靖十四年(1452年),建县前其相当大的一块地域隶属尤溪县。所以,《大田县志》的记载与《尤溪县志》所叙并无冲突。民国10年(1921年),商务印书馆编纂的《中国人名大辞典》基本沿袭了《尤溪县志》的说法:郭居敬,元,大田人,字义祖,性至孝。亲没,哀毁过礼,曾集虞舜以下二十四人行孝之概,序而诗之,用训童蒙,虞集。欧阳玄诸人欲荐之,固辞不起。有《百香诗》。赞同此种说法的还有中华版的《辞海》、台湾版的《中文大辞典》等。

据新编《尤溪县志》载:“宋太平兴国四年(976)改延平为南剑州,尤溪为属邑。尤溪元属南剑路、延平路;明隶延平府。至清代隶属未变。所以,定居新西兰、从事传统文化的推广工作的刘宏毅博士在其《三字经》讲记中(该讲记入选联合国《儿童道德丛书》)说:“元代福建延平府的郭居敬,曾将历史上二十四位孝子的感人故事编辑了一本书,就是《二十四孝》。并没有错。按宋制,尤溪一县,辖四乡统八里,共分五十都。一至九都为进溪里(既是现在的新阳镇中心村)。八都辖台口、火甲、三奎头、小村、上坪、大濑坂等6个村落。郭居敬就是八都小村人。

能佐证郭居敬与《二十四孝》关系的是,郭居敬所选编的《百花诗》一书的手抄本在日本京都龙谷大学图书馆发现。

据第78期《汉学研究通讯》载:2001316-17日,由台湾大学中国文学系、清华大学中国文学系、汉学研究中心联合主办的以日本汉学研究为主题的学术会议在台湾大学思亮馆国际会议厅举行。其中,第六场研讨会内容是评论人柯庆明、金文京对日本龙谷大学所藏元代郭居敬撰《百香诗选》的简考。作者指出:郭居敬的事迹可知者甚少。据明代的相关地方志所载,他的著作除《二十四孝》外,尚有《百香诗》行于世。但《百香诗》既不见于各种藏书目录之类,也没有传本存世。1999年,作者在日本京都龙谷大学图书馆发现《新编郭居敬百香诗选》抄本,由抄写的字体判断应是室町时代的抄本(即大约十四、五世纪)。以上的发现证明《中国人名大辞典》所载:郭居敬除了撰辑《二十四孝》外,还选编了《百香诗》一事并非虚言。

《百香诗》一书里还有一句话值得我们注意。据评论人指出:手抄本《百香诗选》首题延平尤溪郭仪祖居敬选。这首题从口气上分析,应是郭居敬自己写的题记。

据《新唐书·宰相世系表十四》载:郭氏出自姬姓。周武王封文王之弟虢叔于西虢,封虢仲于东虢(今河南荥阳东北)。西虢地在虞、郑之间。平王东迁,夺虢叔之地与郑武公,楚庄王起陆浑之师伐周,责王灭虢。于是平王求虢叔裔孙序,封于阳曲(今山西太原市北部定襄县一带),号曰郭公。虢谓之郭,声之转也,因此为氏。” 郭姓最初的发源在今的河南、山西一带。春秋战国时期,郭氏除居住在今天的河南,山西,陕西省以外还迁到了山东,河北。汉代以后的较长时期内,郭姓繁衍以山西太原为中心。魏晋南北朝时期,因避战祸,郭姓族人与中原汉民一样,大批迁徙南方,散居浙江、江苏等地。此外,同时还形成以华阴郭子仪为始祖的汾阳(今山西省静乐一带)望族。 唐广德二年(764年)郭子仪为其父建立家庙时,颜真卿书写《郭氏家庙碑铭及序》,道:“其先盖出周之虢叔,虢或为郭,因而氏焉。代为太原著姓,汉有光禄大夫广意,生梦儒,为冯诩(今陕西大荔)太守,子孙始自太原家焉,后转徙于华山之下,故一族今为华州郑县人。”因此有“ 汾阳世泽,虢国家声”之说。唐初与唐末,河南郭氏曾两次向福建迁徙:一次是唐总章年间,光州固始人郭淑翁随陈政、陈元光父子入闽开辟漳州,在龙溪郭埭乡安家落户;另一次是郭嵩随王审知从弟王想入闽,安家于新宁,其子孙后来居住于仙游、莆田及南安之蓬岛乡。也有不同的说法。《崇正同人系譜•郭氏條》载:“至唐中叶,有郭子仪……封汾阳郡王。有八子,七十二孙。其第七子喧,出守福州汀州……生子福安任福建泉州太守……,以官福建故,遂家于汀州郭坊村。此为郭氏南来播族之始。但是,不管何种说法,入闽的大多数郭姓系华阴郭氏分支的后裔,他们尊郭子仪为始祖。这就是郭居敬为什么说自己是“延平尤溪郭仪祖居敬”的理由。

当然,最有力的还属于物证。

郭居敬撰辑的《二十四孝》一书的正确的书名是《全相二十四孝诗选》。

北京图书馆收藏有明洪武年间初刊本的《全相二十四孝诗选》。据《北京图书馆古籍全本书目》载:元末福建的郭居敬編纂,全名为《全相二十四孝诗选》。日本龙谷大学也收藏有根据明嘉靖二十五年刊的《新刊全相二十四孝诗选》的手抄本。现在,在河南省南阳市社旗县山陕会馆还收藏有元朝画家郭居敬绘制的珍品刺绣《二十四孝》图。所以,准确地说,尤溪郭居敬撰辑的应该是以“二十四孝”体材为内容的《全相二十四孝诗选》。

就以“二十四孝”体裁为内容所撰辑的书而言,元及元以前就有多种版本的书。

《二十四孝》的故事大都取材于西汉经学家、目录学家、文学家刘向编辑的《孝子传》,也有一些故事取材于《艺文类聚》、《太平御览》等书籍。在敦煌藏经洞发现的佛教变文《二十四孝押座文》就是在中国最早的“二十四孝”作品。据学者考证,其作者为五代时期的和尚圆鉴大师云辩。圆鉴大师云辩的事迹,《洛阳缙绅旧闻记》、《法运通塞志》、《国朝典故》等书都有记载。他是五代后唐至后周活跃于洛阳、开封一带的著名俗讲僧,卒于后周广顺元年(951年)。南宋时期的画家赵子固也曾作过二十四孝书画合璧一图。我们从后来出土大量宋代墓穴中有二十四孝图文墓砖、墓画等,已知至宋二十四孝内容已广泛融入了宋代的墓葬文化中。至元及元以以后,社会上流传《二十四孝》的版本更多,如元代学者谢应芳在《龟巢集•二十四孝赞》序中说的:“常州王达善所赞《二十四孝》,以《孝经》一章冠于编首。” 元代张宪在《玉笥集•题王克孝二十四孝图》中说的:既有“序而诗之”的说与诗,同时也有了图的《二十四孝》。现北京师大图书馆藏的明版有图有说有诗的《二十四孝图》等。其实,就类似《二十四孝》一书而言,不仅早已有之,而且风行周边国家。起源于9世纪中叶的日本故都京都每年盛夏7月都有要举行盛大的祗园祭神社活动中,32辆精心挑选的、打扮的流光异彩的山车,其中有2辆山车描述的故事就是来源于中国的二十四孝故事中的孟宗山郭巨山;可见那时,二十四孝的故事已流传入日本。

郭居敬的贡献是将中国流传深远的二十四孝故事进行增删,最后以诗配画的形式固定下来,撰辑成《全相二十四孝诗选》一书。

《全相二十四孝诗选》一书刊行后,很快得到广泛的流传。当然,这里有适合中国封建社会政治、经济、文化发展的需要。因为,一方面是敬老养亲是中华民族的优良传统和美德,有源远流长的深厚的社会基础。另一方面,历代统治者也明白“事父母能竭其力,事君能致其身”的道理。因此,元朝统治者入主中原后,推行“汉法”,实行儒家的政教思想与制度,特别是沿用自宋以来的程朱理学,大倡其忠孝节义之教。《元史》和《元典章》等籍中把朱理学说定为国学。这两方面的最有机的契合,便是《全相二十四孝诗选》推广和流传。但是,《全相二十四孝诗选》编纂内容和形式上的一些特点,也是促使它广泛流传的一项重要条件。鲁迅先生说:“(二十四孝)这虽然不过薄薄的一本书,但是下图上说,鬼少人多,又为我一人所独有,使我高兴极了。那里面的故事,似乎是谁都知道的;便是不识字的人,例如阿长,也只要一看图画便能够滔滔地讲出这一段的事迹。”(鲁迅《朝花夕拾·二十四孝图》)所以,它之后,相继又出现《日记故事大全二十四孝》、《女二十四孝》、《男女二十四孝》等以二十四孝命名的劝孝书籍。清人吴正修还曾作《二十四孝鼓词》,广为传唱。其中,开场白说:论起这二十四孝,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郭居敬的《全相二十四孝诗选》不仅在中国得到广泛流传,并且迅速流传于邻国。

日本镰仓末期至室町初期(1300-1338年),《全相二十四孝诗选》已传入日本。黄宇雁在《祗园祭山鉾巡行与二十四孝》一文中指出:虽然,公元九世纪二十四孝中的郭巨埋子孟宗哭笋已传入日本,但是真正意义上的二十四孝传入日本,应是郭居敬的《全相二十四孝诗选》传入日本之后。因为,当时的日本正处于不安定时期,需要中国儒家的孝悌思想为其所用。在日本迅速出现了根据《全相二十四诗选》改编的各种《二十四孝》书籍。现能见到的就的日本庆长(15961615年)年间的嵯峨角仓氏刊本《二十四孝》、明历二年(1656年)的《新版二十四孝》、宽文五年(1665年)《二十四章孝行录抄》、元禄版《二十四孝谚解》、宽永版《二十四孝绘抄》等等。同时,根据中国二十四孝改编的日本本土《二十四孝》故事也纷纷出笼,有《皇朝二十四孝》、《今样二十四孝》、《大倭二十四孝》,及井原西鹤根据二十四孝创作的《本朝二十不孝》等等。

至正六年(1346,在丽(朝鲜)编《孝行一书流传。该书分二章前章二十四孝。李齊贤在该书“”中说府院君吉昌(权,嘗命工人,二十四孝图”。权将书南给他的父亲菊齋菊齋又叫人重新编撰,增入朝鲜的孝行故事。于是有了朝鲜版的《前后行孝录》一文问世:“菊齋又手抄三十有八,而虞丘子附子路,王延附黃香,则为章六十有二,具辞语未免冗且俚,蓋欲田野之民皆得易而悉知也。”(大泽显浩《论孝子形象建立与发展》)明永乐三年(1405年),权準的孫子又将此书加以注。这本经过权近加注解的《孝行录》在日本东京尊经阁方库还有收藏本。

用今天的眼光来看古代的“二十四孝”故事,是有所不同的。“二十四孝”故事中有精华,也有糟粕。像“郭巨埋儿”、“戏彩娱亲”、“庚黔娄尝粪”等这类“以不情为伦纪,诬蔑了古人,教坏了后人” (鲁迅《朝花夕拾·二十四孝图》)的应该坚决扬弃;像哭竹生笋”、“卧冰求鲤”之类不切实际的大可不必理会;像“扇枕温衾”、“怀桔遗亲”之类的,只要我们常存孝心,关心、体贴老人是应该的;像闵子骞批评继室对前妻之子的虐待、元谷对父母虐待老人行为的规劝等都具有现实的教育意义,值得我们学习


共有:条评论信息评论信息
发表评论
姓 名:
验证码:
网站首页 | 意见反馈  | 后台管理

Copyright?2009 福建省档案局(馆)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05035293号